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討論-第一百三十九章 莽夫出關鑒賞

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
小說推薦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
相对于外界闹的沸沸扬扬,张韬在藏书阁内却显得极为安静,与世隔绝一般。
除了期间九公主周倩雪来找过他一次,告知他有关于春秋书院的信息,让他做好心理准备。
然而,他丝毫不放在心上,眼中只有抡语金文,仿佛入魔了一般,没有任何事可以打扰他。
“学习使我快乐…”
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!
张韬一头扎进浩如烟海的书籍之中,疯狂汲取其中的先贤真意道理,茁壮成长!
沉迷抄录无法自拔!
冬雨苑。
六皇子周安康与春秋四杰等人休息的住所。
这些天,他们经常在奉天书院内闲逛,探听到了许多有关这次比试的情报。
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!
“没想到九公主竟然会代表奉天书院出战!”
棋鬼唐鸿飞眉头微皱,眼睛内的担忧一闪即逝,幽幽道:“她是何时来到这里的,为何我们没有得到消息?”
他与周倩雪一样,都是修炼围棋一道,不过他们的‘路’却不一样。
一个是阵法之路,以围棋为媒介,施展自身绝学本事;
一个是棋弈之路,以棋盘做天地,以棋子做天下苍生,博弈之间,掌控天下!
若是从‘路’的格局上来看,其结果高下立判!
“吾也没也想到九妹会唱这一出戏…”
周安康眼睛微眯,瞳孔内闪过一道阴鸷的光芒,语气凝重道:“你们有没有调查清楚其他几人的信息?”
根据往届两院比试的规则,会有五场比试,分为武比与文比两种擂台。
唯有五局三胜一方,才能算是正真的获胜。
“或许,她来此就是阻止我们书院获胜…”
瞬息间,他立马明悟了其中可能存在的利害关系。
若是春秋书院获胜,那么他就会获得朝堂上所有春秋书院派系的官员支持…到时,以他的手段与势力,必定会撼动太子之位。
“哼…你想帮助你的太子哥哥?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他暗暗想到,眼底闪过一道阴狠光芒。
对于这比试的结果,他胜券在握!
任何人都无法动摇他必胜的决心。
“经过我这几天的打探,奉天书院一方派出了吴芸、苏弦、尤青书、姬萱萱和张韬五人…”
闻言,琴魔杨震低眉沉思,将自己最近调查出来的信息一一说了出来。
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目前,我还没有见过那张韬与姬萱萱二人,不清楚他们的虚实。”
“吴芸、苏弦和尤青书,三人不足为虑。”书狂彭冠宇接话道。
画痴何轩道:“如今我对那个被成为画道鬼才的张韬,非常感兴趣。”
“他在书院内的名声很响亮。”
张韬没有现身在书院,书院内却流传这他的传说!
到处都有他的传闻与光辉事迹…
其风头一时无两!
相对于张韬名声大噪,另一个叫姬萱萱的参赛选手,那就显得非常的低调与安静。
“那叫张韬的,他此刻就在藏书阁受罚,至于那个姬萱萱最为神秘,没有透露一点消息情报…”
六皇子周安康神情平静,接话道:“诸位明日即将开始两院大比,希望尔等全力以赴,替书院争光!”
沉吟片刻,他又道:“喻夫子此时应该在宗儒祠,与孟院长他们商议大比的规则,相信很快回来…”
“我等必不会堕了书院名头!”春秋四杰郑重其事的低吼道。
一晃眼,张韬待在藏书阁就已经有了半个月时间,废寝忘食,孜孜不倦的抄录书籍。
“张韬,明日就是大比之日,院长准许你出来了!”
周倩雪与秦沐风二人,站在藏书阁门外,没有经过院长的准许,一般人都无法擅自进入藏书阁内。
吱呀一声。
藏书阁的木门打开一道缝隙,一颗白发苍苍的老头探出脑袋,环顾四周,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前方二人的身上。
“你们是来接张小娃的吗?”
人体培植
李老缓缓打开屋门,示意二人进来,道:“他好像疯了,嘴里只会念叨十三句话…他精神还有点癫狂。”
“怎么回事?”
闻言,秦沐风眉头一紧,大步流星,一个闪身进入到藏书阁内,出现在张韬的身前。
只见张韬席地而坐,一手持竹简,一手持毛笔,在纸张上奋笔疾书,嘴里一直碎碎念,双眸充满了血丝。
看其模样,显然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。
“他又突破了?”
周倩雪紧随其后,刚踏入屋内,她就察觉到张韬体内汹涌磅礴的浩然真意。
与温和平静的浩然真意相比,张韬身上的浩然真意,更像是锋芒毕露的战意。
震惊,惊讶!
赫然,张韬此时的神魂强度,已经达到了寻路境中期。
“他怎么誊抄的词句,都是儒圣的论语?”
秦沐风弯腰捡起一张密密麻麻的纸张,看清上面的内容后,他心中生起了一个疑惑。
“张韬,醒醒!”
随即,他高声低喝,声若洪钟,阵阵奇异的力量向张韬所在的地方笼罩而去。
嗡!
震耳发聩!
然而,张韬并不为所动,依旧自顾自的奋笔疾书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一向都非常有用的警世威喝,这次对张韬竟然失效了!
“此时不醒,更待何时?!”
见状,秦沐风手持青铜书简,再次高声大喝起来,体内的浩然真意疯狂运行,不知不觉之中,动用了六成修为。
轰!
晴天霹雳!
听到耳边响起的轰隆声音,张韬身体剧烈一颤,处于魔怔的状态,瞬间被破!
“既来之,则安之!”
呢喃一声,张韬回过神,一脸懵逼,扭头看向身后的一男一女,狐疑道:“九公主,夫子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“你的惩罚结束了,院长让你准备一下明日的两院大比!”秦夫子淡然道。
“哦?这么快就到了大比?”
张韬目光微动,低头看向周围堆积如山的纸张,他心中瞬间知道了自己这些天的所作所为。
顿了顿,他自信一笑,道:“走吧,不就一场比试,轻而易举。”
举止投足之间,尽是昂然战意!
说着,他蹲下身,开始整理遍地狼藉的纸张,看向一旁老神在在的李老,饱含歉意道:“这些时日叨扰李老照顾了。”
“无妨,这都是老朽力所能及的事…”
李老微微点头,苍老的面皮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通过这几天的相处,他非常欣赏眼前这位尊老爱幼的少年,笑吟吟道:“你这小娃娃真是太拼了,别人是抄录,你是拼命…日后必成大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