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玄幻小說 摘仙令笔趣-番外 月亮宮之林薇1閲讀

摘仙令
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
金风谷,聂远的日子前所未有的充实。
一天十二个时辰,差不多都要被师兄师姐们,帮他拆开了,揉碎了,变成十四个时辰。
上擂台, 被打完,扔药浴里恢复的时候,居然都不让他眯着眼睛歇一会,他要抓紧时间,把今天这一战的所有得失,全都总结出来。
总结了不行, 还要想好反击的办法。
只想好自己的不行, 还要想对手的……
呜呜呜~~~~
身体歇了,脑子还要打架。
只有修炼和吃饭……
不不不,只有修炼是他的最爱。
金风谷的伙食好,可以说,天下美味都能轮换着吃,但是吃饭的时候,师兄师姐们也不让他消停啊,他居然还要背各种食谱、菜单,据说以后还要学着自己烧出来。
而他现在吃的,就是师兄师姐们自己动手做的。
聂远有些欲哭无泪!
据理力争了两次,说他是世上最好养活的师弟,都没人听。
哐~
一只傀儡小猴子, 拿着金锣,好像很温柔的在他门口敲了一下。
聂远连忙振作精神,全力应对马上就要砸下来的千剑阵。
没错,专门用来修炼的秘室, 都被五师兄周华利布下厉害阵法。
虽然每次阵法开启的时间, 都只有一刻钟, 可是, 这一刻钟里, 他必须把丹田法力全都消耗怠尽。
聂远尝到了丹田灵力用尽之后,再修炼的快速,真是一点都不想浪费。
只是他做好了准备,该落下来的千剑阵,却半天没有动静。
乌鸦公爵夫人
咦?是坏了吗?
“聂远,”周华利的声音传来,“师父回来了,要见你。”
啊?
聂远一跳而起,急急冲向谷内唯一的竹楼。
“进来!免礼!”
从仙界回来的陆灵蹊,难得良心发现,要管管小徒弟了,“嗯~”她打量他,“修为进展的不错!”
“师父和师兄师姐们教的好。”
聂远朝她笑露八颗牙,“师父,您回来,暂时就不走了吧?”
“自然!”
陆灵蹊点头。
三十三位凤凰涅槃,点梧桐仙枝的时候, 她可是放出不少精血。
好不容易回来了, 当然要休息好,“坐,拜进宗门后,有出去玩玩吗?”
“嘿嘿,没时间!”
虽然常在心里吐糟师兄师姐们,但是吧,说出没时间三个字时,聂远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。
“等我晋阶元婴,九师姐常雨说,就放我三天假!”
陆灵蹊:“……”
这是被操练傻了吧?
“常雨呢?她陪你上擂台吗?”
“上的。”
聂远大力点头,“师兄师姐们,都是轮换着陪我上。”
说到这里,他就更感激师父了。
没有师父,他哪来这么多厉害的师兄师姐?
“他们……有额外欺负你吗?”
呃~
师父的问题好犀利。
聂远曾经幻想过,跟师父告状,跟师祖告状,跟师叔祖们告状,跟师伯们告状……
可是,仔细想想,师兄师姐们都是为他好啊!
他们一個个的都是仙人,却要按着修为,陪他从头炼起……
“没有,师兄师姐们对我可好了。”
聂远的犹豫只是一瞬,“我每隔七天,就有一节阵法课,一节炼制傀儡课,还有音律、御兽、符、器……
只是我太笨,不能……”
“贪多嚼不烂!”
陆灵蹊真是服了这些个家伙,一口打断道:“他们自己都尽量的专修一项,教你……应该是想知道,你的天份在哪,兴趣在哪。
聂远,现在我问你,伱更喜欢哪一门课?”
喜欢哪一门课啊?
聂远挠了挠头,想了又想,“师父,我好像都挺喜欢的。”
陆灵蹊:“……”
“师兄师姐们都好厉害的,要不然,您再让我学一段时间?”
“……”
陆灵蹊看他眼中闪过的那点期待亮光,嘴角忍不住翘了翘,“只要你自己不觉得累就成。
不过……”
“不过什么?”
聂远有些紧张。
“既然你决定要学,教你一个是教,下一次……”
陆灵蹊的声音,一下子带了灵力,响在栗苒一群人的耳朵旁,“下一次你们教聂远的时候,把课堂搬到宗门广场,向内外门所有弟子开放。”
啊?
连栗苒都呆了。
照师父这样干,一旦形成惯例,他们可就再也逃不了了。
“听清楚了吗?”
“谨遵师父法旨!”
几个人无可奈何的一齐应下。
“聂远,你也一样,你要把你的学习体会,发布到演功堂外的公示栏上。”
“……是!”
聂远犹豫了一下,他都没到过演功堂,“师父,大家不认识我,我这样在公示栏上发布可能领悟错了的东西,会不会被……被骂啊!”
“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不能出去,主动让大家认识?”
陆灵蹊反问,“多个朋友多条路。”
曾经的月亮宫宫主,自然有很多与他有一定因果的人。
别的地方,她管不着,但是千道宗里的……
如果可以,陆灵蹊希望,都能照应一二。
“你的师兄师姐们跑不掉,所以,不用一天到晚围着他们转,以后每三天抽出一个时辰,进演功堂,挑战所有同阶同门。”
陆灵蹊给他支招,“用实力告诉大家,你有多厉害后,你的学习体会,保证就有很多人看了。”
结缘四方的同时,送出一份好处,于曾经那些不可解的因果、缘份,可能都有一份圆满。
“是!”
聂远马上应下。
“那就从现在开始,一个时辰!”
陆灵蹊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,“记着,多笑笑,不要伤人,不要打脸。”
“是!”
聂远没想到,师父会给他发布这样的任务。
今天的修炼计划……,只能是计划了。
聂远老老实实往演功堂去。
此时,演功堂里正热闹着。
“快看,新人王洛飞雪。”
筑基期的新人王,原本并不在聂远的眼中,可是,路过的时候,无意地瞥了一眼。
两人的眼睛,隔着擂台透明的法阵,交汇到一处时,齐露疑惑之色。
好面熟!
可是,翻遍记忆……
修士的记忆很强大,不管是聂远还是洛飞雪,都很肯定,他们并不认识。
“在下洛飞雪,敢问师兄,哪个峰头的?”
洛飞雪从擂台上,利落跳下的时候,直接堵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