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棒的都市小說 新花嫁 ptt-第十九章 九尾狐(四)分享

新花嫁
小說推薦新花嫁新花嫁
第十九章九尾狐(四)
“超过九尾的狐狸叫什么?你看啊,书上说,三尾的狐狸叫蠡狐,四尾的狐狸叫觉狐,五尾的狐狸叫首狐,六尾的狐狸叫玄狐,七尾的狐狸叫射狐,八尾的狐狸叫魅狐,九尾的狐狸叫天狐,十尾的狐狸叫什么呢?“风笑芸疑惑着问道。
“你说的那些我没有看到过,有空的时候把书拿来给我瞧瞧,让我看一眼。我只知道九尾的叫天狐,十尾以上不就是个数字吗?应该也叫天狐。最高尾数的狐狸叫凤狐,再说谁也不知道最高尾数是多少,我感觉爱叫什么叫什么呗!反正就是个名字而已,他们都不一定知道,尾数还能跟名字挂上钩。”
“那你是什么狐?”风笑芸问道。
“天狐。我是这样猜的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肯定会有比你更强的。俗话说:‘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。说不定你对面的那个人就是法力最强,尾数最高的凤狐。你却对面不相识,看着跟个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。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,别人未必比你差。就算是再不起眼的人,都有比你强的地方。出门在外,要低调行事。千万不可张扬,以免遇到不怀好意的人给你致命一击。”
“娘亲,出门在外碰上有法力的怎么办?”风笑芸问道。
“干受着呗!一般有法力的人不会对一般人怎么着的,如果真得罪了他们,那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。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直会遇到好人,到时候你就祈祷自己运气爆棚,遇到难事都有贵人相助吧!”
“你就不能说点让我提防着点的话吗?我爹的法力怎么样?”风笑芸不满的说道。
“你爹竟然划到了有法力的那个圈子里了?”凤茹故作诧异的问道。
“你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说。我爹到底……到底……应该怎么修,才能修成仙。”把埋在心里多日未吐的话终于诉之于口,她心里松了一口气,心脏砰砰的跳着,等着她娘亲给她答案。就算是一点也行,她感觉她娘亲应该知道一点,普通人怎么修行。
“你爹他是人不假,可也不是普通人。他们家世代都修仙,有自己的一套吐纳之法。我的不一定适合他,而且他自己都没来问,你替他问,到时候怎么跟他说。”凤茹笑着说。
看来不是不能问,可是我娘亲始终不说我爹的法力怎么样?修为怎么样?寿命怎么样?让我怎么接着问。风笑芸心里不满的想着。脸上也带着不满的神情,控诉着凤茹,明明知道我的心思,你应该告诉我啊!
凤茹笑着说: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你替代不了的。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能帮忙的。你爹不喜欢修那些东西,你应该尊重他。”
“我爹现在天天在琢磨怎么修仙的好吧!”风笑芸反驳道。
我能吃出属性
“有些事情你不太了解,我知道一些,但是你得问过你爹之后我才能告诉你。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。”
“我爹说:‘我爷爷奶奶他们以前的事情不做了,现在专注于修行。他现在也想再修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进步。’他还说他成不了仙,怎么修都成不了,顶多修成个半仙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爷爷奶奶可以修成仙,他怎么会修不成呢?”说着说着,她的眼眶一红,委屈的哭了起来。凤茹手里拿着一块手帕,轻轻地给她擦着眼泪,语重心长的说:“你爷爷奶奶可以修,那是因为有你爹的成全。所以你爹说他修不成,如果你爹修的成的话,那你爷爷奶奶就会修不成。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正妻謀略 小說
“我不知道,我回去好好想想再给你答复。那我爷爷奶奶不也是狐狸吗?为什么我爹不是狐狸呢?”
丹武毒尊 小說
“他连这个也告诉你了?”凤茹惊讶的问道。
“你知道?你竟然知道?我早就该料到的,你们都会算。所以你才说得问过我爹才能告诉我,对吗?”
“不是这件事让你问他,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告诉你这件事。这件事情是他家族秘辛,他家里人也知之甚少。这些都是我了解到的。我们有自己打探消息的渠道,不是每件事都会靠法力,法力不是万能的。”凤茹转身去了自己房间,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薄薄的小盒子。她鼓励风笑芸自己打开,风笑芸用手背抹了抹眼泪,赌气的打开了盒子。
盒子里是一件衣服,这是她没有想到的。是衣服的话直接拿出来不就好了,还用的着兴师动众的装在盒子里,故弄玄虚。她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拿出了那件衣服,平铺在了刚才凤茹坐着的榻上。是一整件凤裙,估计是送给她的,她不喜欢拿来做人情。想给我,哄我开心。这是她的惯用招数,我不能上她的当。怎么才能把东西弄到手,又不会显得那么急切呢?她入神的想着,完全没注意到她爹得逞了的表情。也没注意到,两个人在那里打手势,凤茹想让风传鸣自己跟她说,是他送的,送给她做生日贺礼的。风传鸣在窗户外面一个劲儿的摆手,不好意思。他头偷偷探到窗户里面,仔细看着风笑芸的反应。这段时间她两头打听,让平时不怎么过问俗事的他都感觉莫名其妙。他接连观察了几天,话题全围绕在他修行上。他有些搞不懂,直到在妻子书房的窗户口听到妻子跟她讲故事。他才恍然大悟,他的闺女长大了,想替他做长远的打算。可是他知道了,知道了之后反而更加心安了。也不在想长久的事了。多久是个头呢!与其想以后的事,还不如过好现在。
风传鸣用手指偷偷勾住凤茹的手指,凤茹笑着指了指风笑芸。风传鸣用手指轻轻刮了下她的手心,就不好意思的逃离了那里,往自己书房跑去。让躲在一边看戏的管家,不停的摇头叹气:“没出息!这样就脸红了。想当年,我可是……”一回头,看到了一个期待多年的人影,揉了揉眼睛,嘟囔着:“眼花了,年纪一大,各种老年病就都找上门来了。这才几天啊!腰酸背痛,眼还不争气的花了。他的追妻之路……”顿了顿,四处探了探风,接着想着:“我让疯丫头送的东西,也不知道送了没有,她说送了。万一送错个人呢?这事她那混蛋娘是做过不少次了。每次问她送了没有,她都会说:‘送了。叫那个名,只是长的不太一样,比以前好看了。你可真会挑,一年比一年年轻,一年比一年漂亮。原本像朵盛开的牡丹,今年我看都快成花骨朵儿了。你也悠着点,别天天跟只猴子似的,东蹿西跑的,每次找你都得用秘法。’被她这样一打岔,他得好久才想起来问问本尊收到没有,每次都是一记白眼。他就知道那个女人不可靠,不认人就是不行。还没次看到的不一样,万一有重名重姓的呢?你怎么不多问问?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你只管你个人了,看看我们这些形单影双的,你倒是上点心,帮我们拿拿主儿意啊!”他不满的想着,越想越来气,看到树边的一颗小石子,他头脑一热,手一贱,那石子儿太听话了。顺着他的手就朝凤茹书房窗户那边飞去,目标直冲着凤茹。凤茹眼疾手快,拿出扇子一挡,那石子就原路返回了。路过管家的时候拐了个弯,偏离了既定轨道。砸向了一个不知名的人物,只听哎呦一声,就没下文了。
管家听着这耳熟的声音,心内警铃大作,不会吧?不会吧?说来就来啊?刚眼花吧?现在开始耳鸣了?还是幻听?不行,今天我得跟厨房那边说说,得弄点人参补补身子了。再不补老婆就是别人家的了。
被砸的那个人,在外墙脚等了半天,没半个人影,恨得用牙猛咬手帕。看那架势那块手帕估计就是那使坏人。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才能够解气。一步三回头的,红着眼眶飞走了。
管家听到哎呦那声惨叫之后,暗自庆幸:“是哪个小倒霉,替我受了灾。我都有点心疼她,听声音还是个女的,这个时候就敢来这里做梁上君子——三只手。胆儿也真肥了些,都不打听打听谁在家,有那母老虎在,一只苍蝇飞进来,她都能给你留下半只当贺礼。你还敢这个时候上门找不痛快,不过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。倒背着手迈着得意的步伐,哼着得意的小曲儿,直奔厨房,找厨娘商量下,给他开个小灶,得补补身子。年纪大了不重视,容易上当吃亏。